news center

呼吁浙江省检院对罕见的胡美姬冤案公开听证进行回复 ——胡美...

呼吁浙江省检院对罕见的胡美姬冤案公开听证进行回复 ——胡美...

作者:冯秋式  时间:2019-04-13 01:01:16  人气:

   呼吁浙江省检院对罕见的胡美姬冤案公开听证进行回复                  ——胡美姬喊冤系列之六 控诉发帖人电话:13305711308  邮箱:[email protected] 胡美姬是浙江天皇药业公司原股东,是杭州市西湖区政协原委员      胡美姬在遭遇浙江天皇药业公司法人陈立钻及他与前妻所生的四个子女与胡美姬之间的一系列诉讼案件中经历了司法不公的遭遇,多年来奔走无效     胡美姬的案件引起了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高度重视,但是,制造这个冤案的浙江台州中级法院无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监督,至今依然骑在最高法头上,在制造冤案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该案十分简单,强大的信访(至少4000封信向中央等地方交)和网访没有有关法院回应和公开听证,可见法院系统问题之严重     国家内忧外患这么严重,还出现严重不履行法定职责,严重不执行中央、中央政法委涉法涉诉信访规定,不为党分忧,为民解难,丧失-个干部底线,会让党蒙羞......丧失战斗力     胡美姬、吴力民不服浙江三级法院判决和裁定、通知的网访(百度搜----胡美姬冤案和胡美姬质证)和信访没有有关法院回应和公开听证,让党蒙羞,让中央权威扫地,让中央、中央政法委涉法涉诉信访规定、法律和行政法规定、最高法院规定等荡然无存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向有法定监督权的浙江省检院信访 中央政法委对涉法涉诉信访规定:    涉法涉诉信访15日内答复信访人....... (具体见后面内容),但胡美姬不服浙江台州市天台县法院生效一审判决(案外人),台州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决和裁定,浙江高院申请再审裁定和通知,从2003年开始信访没有任何法院答复对错该案十分简单,依中央、中央政法委涉法涉诉信访规定公开听证10分钟得知对错(律师、法学专家参加听证评议和提问,对证据进行查看得出评议意见)于2013年10月24号下午向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信访接待室书面交公开听证申请书,至今无一个字书面答复; 胡女士是罕见冤案不纠: 过去,所有信访人不服法院生效裁判,走完诉讼程序后,极少数有法学专家意见书证明生效裁判有错外,没有最高法文件证明适用法律众多错误胡女士一案,不服法院生效裁判,有法学泰斗江平、杨立新等五位专家法律意见书证明适用法律等众多错误,还有最高法文件证明适用法律众多错误,这是过去所有信访人不服法院生效裁判没有的事,今后也不可能有的事,但有关法院不纠正网访和信访(至少4000封信向党中央、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纪委、中政法委、中组部等地方递交)请求依中央、中央政法委规定公开听证也装聋作哑不作任何书面答复在这种情况下,根据中央、中央政法委规定和法律规定,浙江省检察院对浙江省三级法院生效裁判有监督权和违法犯罪法官侦查权至于浙江省三级法院生效裁判错没错等,依中央、中央政法委规定进行公开听证十分钟就知道错没错      胡女士一案不准公开听证隐藏什么?    案件没有错,执行中央、中央政法委涉法涉诉信访规定公开听证10分钟得知对错     胡美姬、吴力民(2003年开始申诉、信访)是十分罕见的网上访和信访:   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政法委、中纪委、最高法等领导,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等从来没有见过信访人有最高法文件在手里说适用法律错了,但没有法院迅速纠正的案件,可见中国纠错之难胡美姬、吴力民不服浙江法院生效裁判,有法学专家论证,有最高法文件说适用法律错了,但没有任何法院、检察院向社会解释和向信访人解释对错和公开听证(律师、法学专家参加听证评议和提问,对证据进行查看得出评议意见)及有关人员付出代价 2003年开始向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中纪委、中央政法委、中组织部、最高法等地方去信至少4000封,不见任何法院有回复,更不说按中央、中央政法委信访要求做胡美姬思想工作和解释生效裁判的正确性,以及公开听证 胡美姬、吴力民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网上访和信访:  胡美姬 、吴力民不服浙江三级法院生效裁判,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网上访和信访,理由是信访人不可能拿到最高法文件和法学专家论证说适用法律错了     法官制造冤案参与瓜分属于胡美姬的巨额资产    浙江天台县中药药物研究所成立之初为集体企业,1999年5月转制为陈立钻、丁志潭等4人所有的股份合作制企业 后来,陈立钻联手1996年审理他与前妻的离婚案件的经办法官李晓颖、孙新道,涂改额卷宗页码、修改卷宗目录,伪造协议书、调解笔录,塞进卷宗,企图说明研究所于1996年他与前妻离婚时已经赠与子女 实际上,该研究所在1996年时为集体所有制,1999年又改制为几人共有的股份合作制企业,如何赠与 2003年 9月,陈又到公证处办理研究所赠与前妻子女的协议 陈立钻既然1996年已经赠与,2003年岂能重复赠与 在后续的诉讼中,胡美姬多次提出对1996年离婚案相关文书的成文时间的鉴定和质证,但是均遭拒绝!拒绝理由不写在判决书上 2003年12月,陈立钻的四个子女以研究所已经赠与他们为理由,起诉父亲陈立钻擅自动用研究所财产购买土地和房产,要求返还财产共二个诉讼其中一个诉讼,法院从立案到判决支持虚假诉讼的请求只用三十二天 陈立钻的四个子女以上述伪造的赠与协议,进行虚假诉讼以后,再以虚假诉讼的判决作为证据,认为胡美姬在二个公司中的入股资金来源于研究所,因此也应当返还 事实是胡美姬在二个公司中的股权均为合法拥有退一步讲,资金来源于研究所,也并不能判决胡美姬的股份返还给陈的子女,股权与债权是二个概念 经查阅工商登记发现,陈立钻与办理他与前妻的离婚案件的法官李晓颖的儿子及哥哥,在2003年注册成立了注册资金为3000万元的公司,其中李的儿子现金入股330万元,李的哥哥技术作价1080万元入股,并由李亲自办理注册 李晓颖的上述行为违纪违法已经十分明显2003年时李的儿子刚刚大学毕业何来330万元巨资另外,在2003年,另一法官孙新道辞职,当时孙才三十来岁,后来孙与李的儿子又合开公司,十分蹊跷,并且李晓颖随即调离天台县法院 胡美姬信访路之罕见,但多年来台州中院和浙江高院都在装聋作哑 法官参与故意制造冤案,然后坐地分赃,制造冤案的法官们的手段并不高明,但台州中院和浙江高院却不给于纠正错案的机会 胡美姬从2003年开始诉讼、上诉、申请再审、检察院申诉、信访有多难、多乱,纠错多难 法学专家、律师、最高法院说案件错了,但无人纠正,申请听证也无人答复允许或不允许,有关国家机收到信访废纸一张,中央、中央政法委文件,法律和司法解释在浙江法院废纸一张 不服法院生效裁判的信访人,极少数有法学专家法律意见书,但没有最高法院文件说案件错了;胡美姬手中有最高法文件和江平、杨立新等法学泰斗法律意见书证明台州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决和台州市所辖天台县法院一审生效判决适用法律众多错误,但案件未纠十分罕见 胡美姬该走的诉讼程序都走了,但冤案无法纠正,在庞大的国家机器面前,力量微弱只有通过信访,从2003年开始向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中纪委、中央政法委、中组织部、最高法等地方去信至少4000封,不见任何法院有回复,更不说按中央、中央政法委信访要求做胡美姬思想工作和解释生效裁判的正确性,以及公开听证      根据中央、中央政法委信访要求,通过网访,并向台州市中级法院院长信箱反映要求纠正台州市天台县一审法院生效判决和台州市中级法院二审法院判决,也泥牛沉海,没有书面答复,也没有人做思想工作和解释判决、裁定的正确性 为什么台州中院和浙江高院不组织公开听证呢 胡美姬手中有最高法文件和江平、杨立新等法学泰斗法律意见书证明两级法院判决适用法律众多错误,不组织公开听证,不书面回复信访人,不向社会解释 “你到北京信访要怎么样,全国法学专家的观点在法院看来只是纸上谈兵,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监督算什么东西和中央政法委信访规定,党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中纪委、中央政法委、中组部、最高法院、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学专家、几十万网名能把台州市中级法院怎么样管不了我的票子,又不能管我帽子,我的地盘我作主”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浙江省检察院才有权纠正胡美姬冤案     没有最高法院文件之前或本人申请公开听证,听证后有错可能是法官理解适用法律有错,不对申请公开听证进行书面答复到底隐瞒什么恐怕不是法官理解适用法律这么简单     这次公开在网上申请公开听证,但原中央和中央政法委文件在浙江检察院落地,公开听证在阳光下进行 为什么胡美姬申请公开听证这么难 中央和中央政法对司法公正决心大:涉法涉诉信访15日内答复信访人.. 从2005年开始出台信访政策,对不服法院生效裁判,公开听证(法学专家、律师参与听证复查)胡美姬不服浙江台州市中级法院生效裁判和台州市天台县生效裁判,走完了民事诉讼法规定程序,现在唯一的路是依中央、中央政法委信访政策,司法机关依中央、中央政法委规定公开听证,有错进人诉讼程序诉讼程序是司法机关内部人说了算,中央、中央政法委信访政策公开听证有第三方(法学专家、律师参与听证复查)参与,不会错说成对,对说成错,关键是手中有最高法文件    在中国,最高法内部庭室文件与最高法文件不一致,最高法为准,高级法院子以下法院文件与最高法文件不一致,以最高法为准,这是常识,况且,顶级法学专家江平杨立新法律意见书与最高法文件一致关键是,司法机关不给听证机会,叫天天不应 有的司法机关,为证明办案公正,主动依据中央、中央政法委信访政策,司法机关依中央、中央政法委规定公开听证,第三方(法学专家、律师参与听证复查)参与评议,而胡美姬主动要求公开听证这么难,到底到底隐瞒什么 司法不受舆论左右和影响,但应对舆论关注进行回应雷洋一案,舆论进行报道,公安、检察机关依法回应关注面对强大网访,浙江台州市中级法院不作任何书面答复,对最高法文件不说是真的,也不说是假的,也不向最高法核实要知道,伪造最高法公章要受到刑责追究但台州市中级法院稳入泰山,风吹不动,雷打不垮我中院,你奈何不了我中院,你信访人、网络能把我怎样 浙江台州市天台县法院生效一审判决和台州中法院二审判决、裁定错没错 浙江台州市天台县法院生效一审判决和台州中法院二审判决、裁定认定:1.赠与协议不鉴定、质证,但不准鉴定不写在判决、裁定书上; 2.在工商机关登记为法人,企业签订协议和财产处理需要实际投资人同意,但不将工商机关登记为法人写在判决、裁定书上;;    3.未成年取得企业所有权时间从赠与之日起;4.未成年取得有限责任公司股权时间从赠与之日起;5. 监护人赠与未成年人财产,由监护人保管,监护人将财产处理他人,未成年人有权请求他人返还 律师界和江平、杨立新等法学专家根的意见和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文件也是一致的   “1.赠与协议应鉴定、质证; 2.在工商机关登记为法人,企业签订协议和财产处理不需要实际投资人同意; 3.未成年取得企业所有权时间从工商变更登记之日起; 4.未成年取得有限责任公司股权时间从工商变更登记之日起; 5.监护人赠与未成年人财产,由监护人保管,监护人将财产处理他人,未成年人无权请求他人返还”    为何浙江台州市天台县法院生效一审判决和台州中法院二审判决、裁定认定与最高人民法院文件,律师界和江平、杨立新等法学专家全部相反   难道最高人民法院文件,律师界和江平、杨立新等法学专家理解法律百分之百错了? 最高人民法院文件,律师界和江平、杨立新等法学专家意见书全部交浙江台州市中级法院,但浙江台州中级法院一直在装聋作哑,